申世明:脱欧连败引爆英国宪政危机

申世明:脱欧连败引爆英国宪政危机
作者:申世明 英国辅弼特蕾莎梅的脱欧协议草案两遭国会否决,本周将再次在国会闯关。2016年6月23日脱欧公投以来已两年半,但英国政治依然陷于僵局,脱欧何去何从固然是悬而未决,英国脱欧后如 作者:申世明英国辅弼特蕾莎梅的脱欧协议草案两遭国会否决,本周将再次在国会闯关。2016年6月23日脱欧公投以来已两年半,但英国政治依然陷于僵局,脱欧何去何从固然是悬而未决,英国脱欧后怎么处理乱局所露出的宪政危机,更是一大疑问。一拖再拖 不成文宪法溃散国会下议院连番否决特蕾莎梅跟欧盟达到的协议,这原本亦不构成危机。究竟,英国国会并非初次否决政府议案,2013年8月,英国预备参加轰炸叙利亚,但英国议会最终否决出动军队,迫使美国总统奥巴马抛弃对叙利亚动武。脱欧之所以成为绝无仅有的危机,一来是时刻拖得太久: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危机一个月便结束,但脱欧乱局已长达两年半。二来是英国政治体系彻底失灵:内阁会议不断泄密、政党纪律溃散、议会常规被改写。工党上议院议员伍德(Stewart Wood)说,脱欧乱局显现英国的不成文宪法基本上溃散。英国一向以最陈旧的民主政体骄傲。大都国家都会以宪法明文写下政治体系运作规矩,不过,英国一向没有成文宪法,宪法未经编纂,也不落文字,而是散见于普通法及非正式政治常规。这体系曩昔一向卓有成效,但脱欧程序已到了权责不明的境地。追根究底,危机本源在于2016年的脱欧公投。尽管投票正式来说是“咨询”性质,但却被奉为神圣不可侵犯,标志着19世纪英国出名宪法学者戴雪(A.V. Dicey)论述的“议会主权”演变成“公民主权”,引发连串问题:若讲“公民主权”,不支持的北爱和苏格兰能够怎样?另一问题是,议会并不想脱欧。辅弼乏板斧 党员定心否决按常规,政府在严重议题上输掉国会表决,辅弼便辞去职务,解散国会提早大选。不过英国2011年经过《定时国会法》,规则大选5年一次,提早大选要有三分之二议员经过解散国会或以简略大大都经过不信任动议。这意味着执政党议员能够否决政府动议又不必面临提早大选,令辅弼失掉一大兵器迫使党员就范。不过,该法案也赋与政府决议国会下议院议程的权利。这便导致僵局:政府太弱无法控制、国会则混乱得无法负担起控制接下来的问题是,英国能否作宪政改革,处理危机?这次危机又对北爱尔兰、苏格兰又有什么影响?脱欧会否令联合王国土崩瓦解,再也不是假定性的问题。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学院的英国—爱尔兰研讨所最近便宣告打开大型研讨方案,研讨脱欧后的宪政开展及对爱尔兰及北爱的影响。

Writ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